您的位置 : 首页 > 玄幻 > 重山蛇影
重山蛇影

重山蛇影 流年 著

已完结 宋谢谢

更新时间:2022-11-24 06:46:08  人气:
完结小说《重山蛇影》是流年最新写的一本玄幻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宋谢谢,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暂无介绍...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宋清歌这句话说出口,也知道自己是有些造次了。原本,在自己十几年在这个世界里面生活的时间里面,她说话办事,一直都可以说是谨慎以及丝毫都不出格的,即使是有时候心里面会有一些离经叛道的想法——说有时候不准确,应该要说是时时刻刻都有——但是因为自己知道自己是生活在怎么样一个官员腐败,重男轻女,弱势群体一点自由和话语权都没有的世道里面,她为了好好活下去,不惹事,也是能够不出风头就不出风头,能够平庸就尽力平庸的,因此这些个想法也就仅仅限于脑补,即使是跟自己最亲近的亲人,也没有表现出一点点的奇怪的想法,或者是不客气的言辞,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昨天到今天,两次见到这个浑身透着妖异的气息的绝美男子,她竟然都释放了相对来说最为真实的自己,即使是现在面临着前所未有的生命危险,不知道说错一句什么话,对方可能就会随时咔嚓了自己,但是她就是不由自主地就不想像是在别人面前那样在他的面前伪装,不知道是因为看他不顺眼,被他拽拽的态度激发出了自己所剩无几的傲气和自尊,还是别的什么原因。想要控制的,但是话到嘴边,就是控制不住。

但是现在明轩哥哥的命就在这个人的手里面,即使是再心不甘情不愿,但是为了能够救人,也没有别的办法,只好强迫着自己对他的态度要好一些,不能够激怒他才是正经事。只是,还没有容她有时间开口道歉,宋清歌忽然听到青蛇用一种不大的,但是冷冷的声音侧头朝着旁边不远处的芦苇丛说道:“滚出来。”

说时迟那时快,宋清歌还没有看清楚是谁在芦苇丛里面,甚至还没有来得及转头,就感觉原本站在自己面前的那个男子以极快的速度朝着他方才说话方向的那个草丛走过去,说是走过去,但是那速度快得就像是一阵疾风,让她完全不能够看清楚他的动作,眨眼之间,就听到那一片芦苇丛之中几乎是同时响起了两声痛苦的尖叫,然后,就有两个扭曲的身体从芦苇丛之中被抛了出来。宋清歌没有准备,忽然感觉到那两个身体被抛到了脚边,下意识地就尖叫了一声,往后退了好几步,然后惊魂不定地看着被抛出来的那两个身体。初始粗略一看还没有发现,再一细看,见到那竟是两个穿着黑色夜行衣的年轻汉子,一直痛苦地嚎叫着,也不知道究竟是被怎么了,就算是从芦苇丛中被抛出来落在地上的疼痛都感觉不到,只是痛苦地乱叫着,宋清歌再壮着胆子走进些细看,才终于发现他们每个人的脖子上都有两个深深地牙印,而鲜红的血液,正在顺着伤口汩汩的涌出来。还没有等宋清歌回过神,却见到青蛇用颀长白皙的手指缓缓地拨开丛丛密密的芦苇,从中一步一步走了出来。在明亮的月光之下,宋清歌看到他的嘴唇是血红血红的,面色清冷而略显狰狞,就像是欧美电影小说之中的暗夜骑士,吸血僵尸,让人看着不寒而栗,而他嘴上的鲜血,出现在这样一张绝美的脸上,也好像是最上等的胭脂,让人不能够移开眼睛——无边的恐惧,无边的诱惑。这样的两种极端的致命的特质,让宋清歌一瞬间心中只有怔忪,几乎是没有任何的意识想任何的事情,但是,在这样的一瞬间过后,留在她心中的,就只有无边的惊恐和想要跑都没有力气,几乎被人抽走了所有的胆量和勇气的颤栗。

青蛇只是冷冷扫了她一眼,那眼神,好像是责备她做错了什么事一样,这样的责备,让宋清歌不自觉就想要瑟缩,想要逃避,想要离他越远越好,但是,她逃不了。

很久很久以后,当这些事情已经过去了太长的时间,时间长到她的记忆已经模糊不清,时常混淆的时候,这样的眼神,还是依旧时不时出现在自己的梦中,醒时,让她觉得清晰冷酷而不可逃避。就像是宿命。

青蛇只是看了宋清歌一眼,就将目光移向了躺在地上痛苦呻吟不止的两个人,原本冷酷的目光更是凌厉而充满了鄙夷,仿佛和他们说的每一个字,都是在做一件恶心到底了的事情:“你们,是谁派来的?”

也不知道他究竟是对他们做了什么,只不过是一个看起来并不大的伤口,但是他们浑身的血液却像是外边有什么东西吸着一样的源源不断地喷涌而出,这样两个人很快就沐浴在了一片从头到脚散开来的血水之中,照这样的趋势,不出一刻的时间,两个人就要因为失血过多而死在这里了。这样的情况,这两个人哪里还敢不对青蛇说的话唯唯诺诺,言听计从。其中一个人说道:“是县令大人!是县令大人派我们来跟踪这个姑娘的!”

“是啊,”另外一个人接口道,“县令大人得知这个宋姑娘不服判决,要去找证人给赵明轩翻案,他受了原告的好处,担心宋姑娘真的找到可以翻案的铁证,所以派我们来跟踪姑娘,要是对案子的结果有威胁,那就要让我们消灭证据,不让她告成……”

听到了他们的话,宋清歌感到十分意外。虽然她也猜测这个县太爷是受了别人的礼,想要糊里糊涂判案了结,但是她方才还天真的以为,只要她能够找到切实可以证明张明轩没有罪的证据,那么这个县太爷就没有办法再找别的借口,只能老老实实惩办真凶,还他一个清白了,现在看来,还是她想象的太简单了,吏治的黑暗,竟然已经到了不仅是草菅人命,而且是故意陷害,为了钱财致人死亡而不顾的地步了。那么,即便是她真的找到人作证,难道真的就能够在这个一心想要袒护凶手的县老爷的偏袒之下得到张明轩无罪的判决吗?难道他真的就不会找到别的理由再一次做出张明轩杀人的判决吗?

然而,还没有来得及多想,青蛇忽然又一次开口:“说的都是真的?说完了?”

“我们哪里敢欺骗公子?还请公子高抬贵手,饶了我们的性命啊,我们也不过是奉……”

“说完了,那就去死吧。”那两个人的话还没有说完,之只见青蛇又一次以普通的人类不可能达到的速度朝着这两个人冲了过去,一口咬上了其中一个人的脖子,贪婪地吸允起来,才不过一会儿的功夫,那个人的血液就已经被他吸食得一滴都不剩,原本有血有肉的一个人,眨眼之间竟然只剩下了一副人皮包裹着的骨头架子。脸上皮肤干瘪下来,白色的眼球突出,让人感觉到十分恶心可怖。但是,青蛇并没有在吸完血之后就放过这个脚筋还在抽搐翻转不止的,已经成为了尸体的身体,而是用血红色的泛着贪婪的光芒的眼睛盯着那具尸体,忽然间双手一抬一分,竟然生生从那尸体的头顶上撕开了人皮,将人皮剥了下来,蹲在地上,一口一口,像是咀嚼什么人间美味一样地大口吃起来。那样的神态,那样的动作,当真就像是一只嗜血的野兽,让人看了就感觉到一种毁天灭地的绝望。

这个时候的宋清歌,哪里还是那个敢对他说话,甚至是敢和他顶嘴争论的宋清歌,在看到他这样一系列的伤人,杀人,吸血,吃掉尸体的动作之后,她才真正明白了,什么叫做非我族类。

原本刚才的时候,她能够和他说话,甚至是对这里的别人都做不到的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怎么是真实的自己就怎么表现,也不怕惹他生气,想来也是因为,那时候她想着自己是来自另外的一个世界的人,跟这里的其他人有着不能够共通的世界观,看问题,思考的方式,而他不是一个在古代社会之中长大的凡人公子,而是一个和自己一样的一类,甚至不知道为什么,她都觉得他和自己之间有很多共同的东西,甚至对他有一种莫名的熟悉的感觉,所以才会有所放开。但是现在,在经历过这样噩梦般的一幕之后,她深深地明白了,她这个想法的前提,应该是至少这个思想和自己有些相似的人应该是一个本真正的人。但是,他不是,他远远不是。也许别的人仅仅是和自己的价值观,人生观,世界观不一样,但是眼前的这个妖怪,是根本就没有人的思想的。是的,他眼中看到一个人类的时候,应该就像是每一个人类看到一个可以使用的畜类禽类一样,想到的,绝对不会是这个人是可以交流的,而是这个人吃起来是好吃的,或者是不好吃的,绝对没有其他。顶多顶多,就是看到这个人类很好玩,很有意思,可以考虑当做宠物养一段时间,给他一些个人吃的东西,让他好好活着陪自己玩玩,等到玩腻了放掉,或者是玩死了扔掉,才算是完。就像是人类对待阿猫阿狗一样,哪里会想到有什么平等的交流,或者是心灵的沟通?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